首页|旅游资讯|户外装备|国内旅游|国外旅游|旅游攻略|驴友分享
首页 > 国内旅游 > 扎尕那,凝视甘南——甘肃迭部县扎尕那 > 正文

扎尕那,凝视甘南——甘肃迭部县扎尕那

核心提示:   甘南是背包客和风光摄影师乐意盘桓的地方,拉卜楞寺、桑科草原、郎木寺、尕海湖……甘南很大,旅行者们对这些地方津津乐道,侃侃而谈。可是问起“扎尕那”,却知道的人不多,也有人或许耳闻:多年以前《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评出“十大非著名山岳”,其中就有扎尕那山——与小五台山、海陀山、武功山等并列。想想海陀山近些年的惨状,人们对这个“TOP10”并不特别热衷,遥远而沉默如迷的扎尕那在游人的计划中也就成了鸡……

 

甘南是背包客和风光摄影师乐意盘桓的地方,拉卜楞寺、桑科草原、郎木寺、尕海湖……甘南很大,旅行者们对这些地方津津乐道,侃侃而谈。可是问起“扎尕那”,却知道的人不多,也有人或许耳闻:多年以前《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评出“十大非著名山岳”,其中就有扎尕那山——与小五台山、海陀山、武功山等并列。想想海陀山近些年的惨状,人们对这个“TOP10”并不特别热衷,遥远而沉默如迷的扎尕那在游人的计划中也就成了鸡肋。
  其实那时我们已经在川北阿坝州的七藏沟徒步旅行了四天,因为打算从兰州回北京,出山后我们带着一身疲惫去若尔盖县中转修整。一部分伙伴假期即将结束,各自回去上班。我和冰Bingo以及另两位朋友假期多出几天,在若尔盖县城的小旅馆里筹划下一段旅行,冰Bingo问我们知不知道甘南迭部县的扎尕那——扎尕那?一片茫然。当时也无处查资料,对甘川交界群山深处的小县城迭部的了解也付之阙如。反正顺路,时间不长不短,距离不远不近。只当是聊胜于无,至少认识一个新鲜的陌生地儿。
  后来,旅行结束后回到北京,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按捺不住兴奋,在搜索引擎飞快地键入关键词“扎尕那”——我以为我们发现了一处鲜为人知、尚未传世的秘境,但有一条信息让我大跌眼镜——原来约瑟夫·洛克近百年前曾在迭部考察过:“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叹,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 “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约瑟夫·洛克在中国的考察报告曾让全世界的游人都迷恋上了丽江和贡嘎雪山,并提供了“香格里拉”的蓝图。然而他如此盛赞的迭部——集迭部甚至整个甘南之精华所在的扎尕那,为何却至今默默无闻——我更加相信迭部扎尕那是山神的秘密行宫,与它仙境一般的壮丽华美相遇,是一种不知不觉的神秘仪式。
  实际上在去扎尕那的路上,两旁山色颇美,天气又好,蓝天如洗,溪水淙淙,秋林尽染,一些藏族村寨桑烟袅袅。但是我还没有从四天穿越七藏沟的劳顿中恢复过来,那四天我们穿行在森林、溪水、湖泊、雪山之间,此刻只觉已看尽了风景,审美疲劳。而且为了赶路,这一天我们起得很早,坐在车里,道路漫长,只剩昏昏睡神,随着山路拐弯,一会朝我左倾,一会向我右靠。直到同伴“呀”的一声惊叹,车行戛然而止,我们的司机藏族小伙白玛说:“到了!”抬眼看见窗外,也忍不住“呀”的一声惊叹。
  那是一枚巨戟——那是一座巨戟一般的岩峰!一大一小两个峰尖,刺破浮云,直指蓝天。峰尖岩石青白,不生寸草。山势陡立,从山腰开始,色彩斑斓的秋林直泻山脚,而巨戟之下是一片开阔的谷地,缓坡上几个藏族村落,榻板木屋,鳞次栉比,层叠而下,在巨山映衬下,无比谦卑而安详。溪流上有经幡迎风飘扬,空旷的原野田陌纵横。而那种峰尖傲然,巨岩青白的山,在远处层出不穷,峻峰的山腰和丘陵树木葱茏,着秋天之神的浓墨彩绘,斑斓绚丽却又让人感觉到纯洁。
  睡神就这样从我身体里逃走了——这里一定有一位更伟大的神把他惊跑了——在藏区,人们相信每一座山都属于神的居所。后来我才知道,扎尕那的神叫做涅甘达娃。扎尕那所属的县叫做迭部,县城就在南边二十多公里处。“迭部”这个词,在藏语的意思里,是指“神摁出来的地方”。据说,涅甘达娃很久以前的某天路过这里,见群山层叠,阻碍道路,就用手指摁了一下,就此山崩石倾,让出一片开阔的地方。
  我认为,涅甘达娃摁出迭部,觉得扎尕那这地方很好,就决定在此建一个行宫——“扎尕那”,在藏语里,有“石匣子,石头城堡”的意思。石头城,指的就是那些巨大的岩石山群。
  我们顺着溪流上溯,走进一条峡谷,就走进了“扎尕那”——神的城堡。你绝对不会怀疑这里是神的城堡,走进峰群之间的小巷,连呼吸里都有神的气息,神用一种叫做壮阔的感觉包围你,让你说不出话来。让你无法描述你所看到的——山,一样的裸露巨岩的山,可是每一转瞬他们都不一样;森林,到处一样的茂盛原始,可是每一片视觉都在变幻颜色。这一切的总和是我在别处从未有过的经验。
  在扎尕那我发明了一种行走方式,自命名为“螺旋式”——每走几十步,就原地转几圈——因为每走几十步,风光就会大变,不仅眼前变,身后身左身右和峰角峥嵘的天空,全部在变化。如果一味前行,必然会错过其他风景。每一个“螺旋式”,都会发出惊叹,虽然旋转得不快,也会感觉到微微晕眩的快感。而且扎尕那山里,几乎没有人,空空旷旷的山,密密匝匝的山。因欢喜而恣意反常,神也是容许的。但不能行动太快,山路缓缓上升,走得稍快就气喘吁吁。扎尕那海拔三千米以上,大多山峰都超过四千米,轻微的高原反应让我心跳加速,爬上一个隘口,见远山一列,白雪皑皑。
  日挂西山,没有做野营穿越的计划,实际上从若尔盖来此路程迢迢,我们到达扎尕那已是下午。虽然有些遗憾——听说扎尕那的穿越路线会有湖泊,高山牧场,奇峰石林,我们都见不到了,我们不得不返回。但这次浅探扎尕那的遭遇已经大大超出我的期望,来日方长,我期待下一个长假。
  扎尕那还包括四个原始藏族村寨和一个寺庙,这一带是安多藏区,他们的民俗风物,也来不及去探访。就在村口,晚照如金,如同巨戟的山峰之下,经幡烈烈,丰收之后的青稞架骨骼铮铮地守卫着桑烟轻扬的民居,一位背水的妇人佝偻着腰,慢慢地回家。在巨山之下,这一切显得谦卑渺小而又安详。让人不得不相信有神的存在。
(文字作者:空游无依)

责任编辑:中国旅游信息网小编

吉ICP备14005127号-1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